武汉为什么没有汉口区三镇组成的大城市外地游客被绕晕

过去的汉口,可真是辉煌,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繁荣程度远远超过武昌和汉阳。但由武昌、汉阳和汉口共同组成的大武汉,有武昌区、汉阳区,为何没有汉口区呢?

汉口,从它形成之日起,就与商业紧密相关。自古被誉为“楚中第一繁盛处”,是中国四大古镇之首(汉口镇、佛山镇、景德镇、朱仙镇),“天下四聚”之一(北则北京,南则佛山,东则苏州,西则汉口),后以“东方芝加哥”之名驰声于海内外,使武汉三镇综合实力在国内一度仅次于上海,位居亚洲前列,可见汉口之繁荣。

《办法》规定:对于破坏文物的违法及不文明行为人,景区将依法对其进行相应的行政处罚;构成刑事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同时对于破坏文物的违法及不文明行为将纳入景区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并列入景区“旅游黑名单”。景区将不再接受相关行为人预约购票和参观游览。

汉口成为商业市镇以后,港口贸易运输业颇为发达,成为我国内河最大的港口,有“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夜明”之壮观。后来,汉口开埠,英国最先与汉口通商,随后外国各路商人也纷纷而来,接着设立洋行,外资企业的兴办等等。“东方芝加哥”的繁荣,在当时出现了“大上海、大汉口”(大上海、大武汉)的称赞。

久而久之,江夏就被人们叫作汉口了。记得有一个武汉朋友曾说,真正的老武汉人,并非汉口,而是江夏。但注意的是,今天武汉有江夏区,但江夏区并非在汉口。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要充分展示我们的胸怀和担当。西班牙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我们既要报答桑梓也要回馈当地社会。”留毓玮说。

如今,在武汉生活了快两年了,我才算是明白武汉三镇是怎么回事。其中,对汉口兴趣最大,大概曾被汉口弄得晕头转向吧。

留毓玮到工作专班已经两个来月,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汉口是武汉三镇之一,是由三个主要区组成的一块区域,分别是江岸区、江汉区和硚口区。武昌镇划分成了武昌区,洪山区,青山区等等,汉阳镇比较小,所以保留了汉阳区,“独居一镇”。

由于留毓玮他们对住在国的国情和侨情比较了解,当国外疫情暴发的时候,他们能够感受到海外同胞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无助无奈和困苦,所以当获知丽水成立援外专班时,就义不容辞参与其中,只为能够在帮助海外同胞抗疫过程中尽一份绵薄之力。

我当时懵了,还以为司机不是本地人,又问他:“武汉没有汉口吗?”

对此,有深入了解的武汉朋友吗?欢迎留言分享哦。

在过去,汉口这个地方并不叫汉口,而是江夏。位于汉水、长江交汇之处的江夏,拥有极为便利的水上交通,有“九省通衢”之说。在清康熙年间,各地商人纷纷来江夏做生意,虽然商业繁荣,长堤街、汉正街、花楼街等重要街道也都相继建立起来。

司机说:“武汉有汉口,但没有汉口区。”

除此以外,我还闹出过“来到汉口,却不知道武汉在哪”的困惑。毕竟其他城市的火车站是以城市之名命名,但武汉不一样,武汉有武昌站、汉口站,后来才有了武汉站。

然而当中国的疫情在国家全力防控和全民积极配合下,得以有效控制时,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却全境暴发,短短一个月左右时间,总确诊人数增至全欧第二。

在专班期间,留毓玮及时向相关领导建言献策,积极参与关于如何援助海外侨胞的座谈会;帮助旅西侨胞持续对接海外防疫健康讲坛;共同牵线组织了千名医师结对百个侨团在线义诊工作。同时考虑到海外侨胞在疫情期间可能出现经营上的困难,留毓玮还参与对接了工作专班和旅西企业家们的视频连线座谈,帮大家出谋划策,共渡难关。

西班牙侨商会中文秘书长留毓玮就是其中一员,回想起在境外人员来浙江省丽水市疫情防控工作专班的日子,留毓玮感触颇深。

但在今天仍有很多认为汉口和武昌区、汉阳区一样是武汉的一个区。包括我自己第一次来武汉的时候,曾跟出租车司机说去汉口区的某某地方。当时司机一脸雾水,问我究竟去哪儿。当我再次说出汉口区的时候,他居然来了一句:“武汉没有汉口区。”

他说,当连线海外侨胞看到他们那无助和迷茫的眼神时,内心充满着爱莫能助的无奈;当得知有确诊侨胞治愈出院或是得到国内医生帮助解除疑虑时都会为他们感到由衷高兴;最感到欣慰的还是向专班领导谏言的时候,可以真正站在海外侨胞的立场为他们的诉求发声,让自己为第二故乡抗击疫情尽一份力。(完)

留毓玮看着第二故乡遭受着疫情的肆虐,部分侨胞遇到了就诊困难、物资缺乏、心理紧张等情况,心急如焚。

汉口依靠长江和汉江,优良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经济发达,是金融、商贸、对外交往中心和重要的交通枢纽。汉口码头曾经是国内最繁忙的内河码头,汉正街是最繁华的街市,也是汉口最古老的中心街道,这里是万商云集、商品争流之地,是每一个老武汉人记忆中的辉煌过往,

据记载,当时的外来客商中,算陕西来的商人最多,汉水的发源地正好在陕西。当时,在外商之间传着这么一首歌谣:“要做生意你莫愁,拿好本钱备小舟,顺着汉水往下走,生意兴隆算汉口。”就这样,陕西人开始把江夏称之汉口。 

《办法》还规定:对于监护人监护责任缺失或存在过错,导致被监护人发生破坏文物行为的,对监护人采取与违法行为人同样的惩戒措施。

由于当时不了解武汉三镇的历史文化和发展,还以为“三镇”仅仅只是武汉的三个区(武昌区是武昌、汉阳区是汉阳、汉口则是汉口区),而闹出了这么一个笑话。对于当时初来乍到的我,更是“摸不着北”。面对我的困惑,司机内心一定很崩溃吧。

虽说在我国各级政府行政建制中,从来没有出现过汉口区划,但“汉口”二字却普遍出现在武汉人的生活中,直到今天仍是如此。如汉口火车站、汉口江滩、汉口租界等等。我第一次来武汉,就是从汉口火车站出,去的第一个景点是汉口租界。

当专班组的工作人员遇到西班牙的一些问题需要咨询时,留毓玮都会非常热心地帮忙沟通,有时候要发无数条信息,打几十个电话进行核实了解,但是他都不厌其烦。他觉得自己能为家乡和侨胞抗疫出一份力,即使麻烦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由于时差原因,专班组和海外侨胞的视频连线都是在晚上进行,几位侨领经常会连线到凌晨两三点钟。没有休息日,没有工资,留毓玮没有丝毫怨言,因为他更在乎的是能否帮助到疫情下的海外侨胞渡过难关,更想把家乡人民的关爱传递到他们身边。

3月中旬,得知浙江省丽水市委、市政府成立了境外人员来丽疫情防控工作专班,留毓玮作为志愿者主动加入了专班组,和意大利青田总商会荣誉会长周勇、意大利青田同乡总会会长徐孟圣、西班牙中西交流发展协会会长黄肖中在专班组汇聚成一股抗疫的“侨力量”,为海外侨团牵线搭桥,助力侨情研判,向海外侨胞传递温暖、信心和勇气。

只是我心里仍是困惑,既然武昌有武昌区,汉阳有汉阳区,那么汉口为何不能出一个汉口区呢? 

留毓玮于2020年春节前从西班牙回国探亲,当时恰逢新冠肺炎疫情,就留在了国内。

八达岭长城景区也号召全国的长城景区对破坏文物者联合惩戒,共同将其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