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1995年“406”故意杀人案告破嫌犯潜逃26年落网

1995年4月6日,鞍山市千山区发生一起建筑工地工人李某被杀案,案发当时,公安机关经过侦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为受害人的工友栗某强,但受当时侦查条件限制,导致犯罪嫌疑人栗某强潜逃外地一直未被抓获归案。二十多年来,公安机关虽然多次组织警力对该命案进行侦办,但都没有明显进展。

2020年公安部“清痕缉凶”专项行动和“云剑-2020”专项行动正式启动后,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迅速成立由分局主管刑侦工作副局长为组长,业务骨干民警为成员的命案积案攻坚专案组,并建立“一天一写实,一周一调度”工作机制,对当年的命案卷宗材料进行全面梳理。专案组依托最新的侦查思路和手段,对当年命案在逃嫌疑人社会关系网进行摸底彻查,经民警缜密梳理案件线索、深度研判分析嫌犯关系网络,确保工作不留漏洞、不存死角。

大家上午好!很高兴与各位同仁相聚金融街论坛,共同探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这个议题。目前,数字化浪潮已席卷全球,我们论坛聚焦“数字化转型”这个主题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借此机会,我和大家分享三点关于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认识。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数字化转型刚刚起步,必然还存在很多困难。我们愿意与先进的同行和互联网公司伙伴相互合作,相互学习,我们有充分的准备和坚定的信心做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建行范式,为中国银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一、数字化转型对于商业银行来讲是一场革命

专案组民警昼夜奋战,成功发现一条重要线索,在逃犯罪嫌疑人栗某强的重要关系人刘某曾于2019年2月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有过活动轨迹。这一重要线索为该起命案的侦办工作撕开了新的突破口。

再次,商业银行实现数字化转型,数字化人才队伍的建设必须先行。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除了同业竞争的压力,更重要的是跨界机构对传统金融领域的侵逼,可谓是四郊多垒。目前各商业银行数字化经营人才储备明显不足,商业银行必须快速培养一支既熟悉金融本质、深刻理解数字化经营理念且熟练掌握数字化经营方法的人才队伍,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保障。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栗某强对其当年实施故意杀害他人的全部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一是因为我们未来的主要客户群体是在数字经济和数字科技大环境中浸染、成长起来的,他们的生活逻辑是完全颠覆传统思维并且数字化的。在客户需求不断深化、个性化的趋势中,没有数字化的经营理念和模式,“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将无从谈起。对于商业银行来讲,这就是未来,也是商业银行必须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外部动力。

1.经营理念的数字化转型带有根本性。在理念上我们需要从内卷式封闭思维向开放型思维转变,破除商业银行的高大藩篱,提供无处不在的金融服务。商业银行既要有向外输出金融服务与产品的能力,也要有将外部非金融服务引入银行内部平台的胸怀。同时我们还需要从客户思维向用户思维转变,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要通过大数据分析,重新定义用户模型和标签,围绕用户个性化偏好,制定营销和风控策略,配置产品和权益策略,让用户体验成为评判金融服务优劣的唯一标准。

数字经济是继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之后的全新经济形态,已经展现出强大的发展潜力。数字经济还表现为以新兴技术为支撑的产业革命、管理革命和社会革命的显著特征,已经渗透到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人类正面临着一场大范围、深层次的百年未遇之大变局。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加速了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经济既是趋势,也是现实,我们必须痛下决心,早做决策。

三、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是经营理念和组织架构双向转变

2020年是建设银行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元年,我们从“建生态、搭场景、扩用户”出发,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初步实现场景化获客、平台化运营、智能化风控,使数字化打法常态化,三大中台建设全面启动,同时也建立了跟岗培养机制,采取“多岗轮动、在岗培养”方式为各级机构培养数字化经营人才,在打造开放、敏捷的数字化银行方面开启了新的局面。

金融是经济的血脉,商业银行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基石,在经济血脉融通中发挥着先导性和基础性作用。商业银行对技术的进步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敏感,面对经济数字化发展的需要,商业银行必须进行一场数字化的革命,未来商业银行一定是数字化的银行。如果说Bank2.0和3.0时代是商业银行利用科技革命实现了银行产品和服务的线上化、移动化,那数字化革命则是商业银行利用科技和数据能量的释放,实现的一次根本性转型——即通过业务数据化和数据业务化的双向驱动,实现金融服务的泛在化,无界化。银行的传统边界将进一步被打破,银行内部的部门、产品壁垒要被打通,制约商业银行数字化经营的数据烟囱也会被推倒……

近年来,建设银行秉承新金融理念,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积极推进住房租赁、普惠金融、金融科技“三大战略”和劳动者港湾、建行大学、智慧政务等新金融实践,主动承担新金融在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建设、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历史责任。在全面履行社会责任,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取得了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数字化经营工作取得较好进展,住房租赁、裕农通、智慧政务等彰显了业务数字化的开放融合;普惠金融、智能撮合、智能风控也积累了数据业务化的比较优势。

对于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来说,传统线下经营的思维模式根深蒂固,机构庞大,员工众多,任何一种变革都无疑是艰难的。相比传统的线下经营模式,数字化经营要求机构的组织方式是开放、敏捷的,这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不熟悉的。如何打破原有组织架构和运营机制,构建数字化生态金融服务,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其中经营理念的数字化和组织架构的数字化转变更是关键中的焦点。

在随后的工作中,民警对与嫌犯关系人刘某的万余条数据信息进行逐一梳理研判,进一步缩小排查范围、明确侦查方向。经深入调查,一名为刘某强的人员与犯罪嫌疑人栗某强的相貌特征十分相似,民警遂将名为刘某强的人员纳入侦查视线。民警通过信息比对、数据碰撞、线索串并,目前很可能就居住在内蒙。

三是因为多年的经营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积累了大量的品牌信任、客户资源、数据沉淀、资金实力、科技基础,这是推动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基础条件。大的变革就在眼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更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

二是因为来自银行同业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竞争加剧,以及传统经营模式下盈利空间的不断压缩且不可持续,使得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数字化经营转型,已经不是一个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怎么做好的问题。这是商业银行必须转型的内生动力。

锁定犯罪嫌疑人生活轨迹后,专案组民警迅速赶赴距我市1600公里以外的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对逃犯栗某强实施抓捕工作。侦查员通过连续几天的外围侦查布控,确定了犯罪嫌疑人栗某强具体居住地点,并根据嫌犯的居住环境迅速制定了抓捕方案。2020年9月6日当晚7时许,民警成功将潜逃26年的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栗某强在其家中抓获。

我们认为,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必然归宿是生态化、场景化。对于生态经营,商业银行在多年的经营过程中,沉淀了一定的竞争优势,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内部生态系统,但它是封闭的、高冷的,还无法满足数字经济对开放式生态化经营可交互、高粘性、有体感、无边界的要求。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互联网金融机构是走在最前列的,他们具有“生而敏捷和数字化”的天然优势;部分中小商业银行由于体量相对较小、物理网点较少、历史包袱较轻,船小好调头,在数字化经营布局和转型中具有更早更快的优势。在这方面,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必须要赶上数字化革命的前进步伐。

首先,要依据市场和客户需求逻辑重构商业银行组织架构。以市场和用户需求为出发,搭建数字化生态和场景,并对组织架构进行重构,使管理架构向扁平化、平台化、分布式组织架构转变,组织模式由上下级权威式驱动转变为用户和市场需求驱动。

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已经具备数字化转型的基本条件

2.数字化经营需要相配套的组织模式。对于大型商业银行来说,要能够敏捷、快速的响应市场和客户需求,有三点是必须具备的,即市场和客户需求驱动的组织架构、强大柔性的中台组织体系以及专业专注的数字化经营人才队伍。

其次,需将中后台部门打造为赋能平台,建立稳定、强大、开放的中台组织体系。中台建设是数字化经营转型的关键环节,是打造智能运营体系、构建智慧生态的基础工程。中台建设讨论的不是与用户的距离,而是响应用户的速度,其本质是建设复用共享的能力。中台有三个基本属性:一是中台一定是企业级的,二是中台必须是服务性和开放性的,三是中台必须能够满足敏捷响应、不断迭代升级的要求。只有满足了这三点,中台才能为前台提供更加灵活多样的服务,快速落地市场和客户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