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保险中介众信易诚财报难产公司治理存重大缺陷

信批义务迟迟不履行,主办券商持续督导,新三板保险中介众信易诚又玩起了失联。近日,国融证券在全国股转公司平台连发5封风险提示,预计众信易诚无法在8月31日前披露2019年报及2020年半年报,判定其公司治理存重大缺陷,临相关处分、记入诚信档案数据库、摘牌等风险。

事实上,2019年以来,众信易诚被不少麻烦缠身。劳动、借贷等纠纷不断,公司屡成“老赖”,频被出具限制消费令。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相继辞职,新人来了又走缺黏性,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韩君代行相关职务,一人身兼数职。业绩方面,相较2018年同期,2019年上半年营收近乎腰斩,扣非净利由正转负。

“我的初衷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生活,但是,在工作中解决问题、打造完美的焊缝,让我很有成就感。只要我还能干,我就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干下去。”

一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一般来说,公司需要将财报交由一家独立第三方进行审计,年报编制是否能顺利披露,既和财务负责人有关,又和相关会计事务所愿不愿意为这家公司去编制或审计有关。”

很快,张怀红就在焊工中脱颖而出。

议案主要内容为,众信易诚因疫情原因,无法及时完成年报审计及披露工作,将延期于6月30日在全国股转公司信披平台披露年报。

2020年年初以来,众信易诚又出现一波纠纷。其中,有少数去年裁定为“终本案件”的恢复执行,出现了新老纠纷齐执行的现象。

2019年年报迟迟不披露,众信易诚公司治理存重大缺陷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2019年4月,姜玉雪辞去董事会秘书一职,同日,谢文景接棒;但到了9月初,谢文景即辞去董事会秘书一职,期间任职时间仅有5个月。与此同时,2019年8月底,刘刚也辞去财务负责人的职位。

值得玩味儿的是,2019年下半年,韩君深陷法律纠纷,多次被出具消费限制令,但无一例外,都与众信易诚有关。此前,众信易诚因劳动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成为失信人、被执行人,被出具消费限制令。

2000年,张怀红从徐工技校毕业后进入徐工集团。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限制消费声明》中显示,被执行人为单位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与前述被执行人禁止的消费行为。这也就意味着公司犯事,法定代表人将“连坐”。

弘扬“工匠精神”,培养青年员工

近日,国融证券对众信易诚连发5封风险提示,预计众信易诚无法披露2019年年报及2020年半年报。

法律纠纷缠绕大将频出走,法定代表人身兼数职

风险提示书显示,国融证券已多次督促众信易诚及时履行信披义务,定期披露2019年报进展情况,但众信易诚一直未予回复,亦未按期披露年报的相关进展。截至8月14日,国融证券仍无法有效与其相关负责人及信披负责人取得联系,该公司不能配合督导工作并提供相应的核查材料。

20年间,张怀红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工人成长为全国闻名的劳动模范,每一朵焊花都印证着他的奋斗足迹。

信披义务未能及时履行,反映的仅是众信易诚公司治理管理上的一个典型问题,从已披露的报告信息来看,众信易诚还被人事动荡、深陷法律纠纷等其他问题缠绕。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张怀红很感恩,他说:“我很幸运,生在一个和平的国家和一个和平的年代。是徐工集团这个大平台给了我施展才能的舞台,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而我国自主研制的首台全球最大1600吨全地面起重机关键焊缝的焊接任务就是在这支团队的倾力合作下完成的。

菲律宾红十字会目前已与当地政府部门进行协调,预先确定了供血的可能用途。

企业最佳员工、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江苏省技能状元……这些年来,张怀红所获得的证书和奖章摞起来足有一米高。他感激地说,这与妻子的全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蓝鲸保险根据多家法院信息了解到,“终本”指的是执行中对于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或者财产暂时无法处置的案件,执行相关规定,暂时终结案件执行程序的一种执行案件结案方式。

用匠人之心焊国之重器

显然,2018年众信易诚有向好发展趋势,但次年却陷入滑坡尴尬。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1186.69万元,同比下滑44.84%;扣非净利由2018年同期的270.65万元变为-306.25万元。

2009年起,张怀红和他的团队承担了大吨位起重机主焊缝高强钢的焊接工作。

业内认为,公司治理出现问题,相关责任人需要担责,一旦新人发现问题后,出于爱惜羽毛考虑会很快离职。而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的缺失,会使得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沟通变少,让一些工作无法落到实处,同时,如果第三方会计事务所拒绝审计,也会影响财报的披露进程。

“工作让我很有成就感”

“工匠精神”不仅能为企业“铸魂”“塑骨”,更能为企业“造血”,而这些新鲜的血液就是传承了“工匠精神”的青年员工。

实际情况是,众信易诚并未在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报。因违背规定,众信易诚股票自7月1日起已被强制停牌。

就在当局处理第一起爆炸事件的时候,当地时间下午1点左右,该市又发生了第二次爆炸。

徐工集团是一家大型企业集团,是中国乃至世界工程机械行业的领军企业。而徐州重型机械有限公司是徐工集团历史最悠久、最核心的企业之一。

根据警方的报告,目前嫌疑人仍身份不明。警方表示,已在追查两起爆炸事件的嫌疑人,并且已部署小组检查其他可能的爆炸装置。

众信易诚2019年年报尚未披露,2020年半年报披露时间却已临近,或因督导过程中处处受阻,国融证券预计上述两份财报都无法在8月31日前完成信披工作。

细究事件始末,了解判断依据。追溯来看,早在今年4月29日,众信易诚即于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八届会议中审议通过《延期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议案。

同事郑志愿说,张怀红非常注重培养新人,“他在开展培训的时候,首先会引导新人崇尚‘工匠精神’,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引导他们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

张怀红坦言,这些年来对家庭确实亏欠太多。妻子却甘之如饴,“我们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共同把小家经营好”。

如今,张怀红在一线已经坚守了20年,经他手工焊接的焊道达40万米,无一质量问题。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玉涛律师对蓝鲸保险介绍:“一家公司诉讼案件在执行过程中,可能会被终结执行程序,但后续如果发现该公司有财产线索,案件又恢复执行,现实中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对工作执着、坚定、热情,对技术精益求精、勇于创新,对同事倾囊相授、无私帮助的精神。如果说以前我觉得大国工匠离我很远,那么现在我真切地触摸到了,他就是我们的榜样。”同事厉海伟由衷地赞叹道。

张怀红将这一方法传授给同事们,同事们很快掌握了这类焊缝的焊接技术,使产品的外观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妻子理解他对工作的执着和热忱,“我不能拖他后腿”,“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做好了,他就可以全情投入到工作中”。儿子14岁了,张怀红却从未参加过一次儿子的家长会。在女儿出生仅18天时,他接到了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集训的通知,望着刚剖腹产下女儿的妻子,他有些犹豫,而最懂他的妻子却宽容地对他说,“去吧”。

超大吨位起重机的伸臂筒体由于加强槽钢板材较厚,焊道开坡口、焊缝的填充量和热输入都较大,按照常规的焊接方法和顺序,很容易出现焊接变形,影响装配。

张怀红说:“企业非常重视对一线工人的培养,不断提升一线工人的技能水平。”他认准了这个大平台,尽管身着防护服在夏天热得一身痱子、满胳膊都是被烫伤的痕迹,但张怀红却在电光石火中找到了乐趣,他孜孜钻研焊接操作手法和各种参数的应用,不断追求工艺上的极致。

2016年至2018年,众信易诚营收增速分别为138.29%、-14.36%、107.73%;扣非净利前两年分别亏损128.91万元、543.85万元,2018年扭亏为盈实现118.34万元的利润。

而财报最能反映公司业绩问题,从众信易诚往年年报数据能窥探出,该公司自2016年挂牌以来,营收波动较大,持续盈利能力堪忧。

然而,漠视行规,潜藏隐患。国融证券指出,“因未能如期披露年报,众信易诚及相关责任主体存在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自律监管措施或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数据库的风险。若众信易诚不能在8月31日前披露年报,其股票存终止挂牌的风险”。

众信易诚相继失去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两名大将,在两项职位找到新任人员前,众信易诚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韩君暂代行相关职务。此外,作为法定代表人的韩君还是众信易诚的董事,这么来看,韩君一人已身兼数职。

此后,作为督导券商的国融证券在持续督导过程中,多次联系众信易诚无果,吃下“闭门羹”。

20年来,张怀红完成降本增效3项,创新项目72项,分析制定了27硅锰和高强钢的焊接规范,为企业创造经济价值200余万元。

基于此,国融证券直言,“在公司治理方面,众信易诚存在重大缺陷”。

众信易诚如何妥善处理法律纠纷,是否能如期履行信批义务,以及梳理公司治理的其他问题,交出令市场及自身满意的成绩,有待继续观察。

张怀红经过仔细分析估算后,向工艺人员建议,焊前先对筒体内部进行刚性固定,在焊接时,应采用从中间向两端分段退焊的方法进行焊接,以减小焊道的收缩应力。对填充层和盖面层依次进行焊接,同时让焊缝的下焊趾落在加强槽钢上,以减少对筒体的热输入。

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向蓝鲸保险表示,“这反映了该公司治理上存在重大问题。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的缺失,可能会引发财务数据紊乱,以及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沟通变少,让一些工作无法落到实处”。

此外,张怀红还采用了“培训+辅导+实战+认证”的行动学习模式,实施具有“人课合一双认证”特点的内训师培训及“案例式教学”“岗位匹配式教学”等多种教学方法。

迄今为止,张怀红在企业内共开展培训17场,培养技师6名、高级工24名、多能工50余名,为企业注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

谈及在焊接大吨位起重机结构件时遇到的困难和解决方案时,张怀红一改沉默寡言,变得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在焊接1600吨起重机变幅支座的外观焊缝时,由于板材厚、坡口深,焊缝首尾宽度不一致,焊接难度极大,导致每次焊后都需要对焊缝进行打磨、修整。

2018年,徐工超级移动起重机获得第五届中国工业大奖,而张怀红带领的超大吨位机械焊接团队功不可没。

这一方法经工艺人员评估后采纳,焊后经测量符合工艺技术要求,顺利完成了装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张怀红细致观察,他先用石笔在焊道上进行演示或者标注,然后估算出焊接的层数和盖面的道数,确保绕过焊道拐角处或者让接头的数量最少。实践下来,大获成功,焊缝光滑完美,无须打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