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冲锋在战“疫”前沿

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接诊患者20000多人,发热患者7000余人。

他们不漏查一名疑似病例,不耽误一名急危患者救治,在首都地区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急诊科是危重症救治、公共卫生事件应对和灾害医学救援的前沿阵地。疫情发生后,总医院迅即启动一级响应,紧急扩建一千多平方米的发热门诊。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主任医师 刘刚:对于脑血管的病人,早一分钟治疗和晚一分钟治疗愈后差别是很大的,对于脑组织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由于很多新冠肺炎患者的症状非常隐性,排查工作不仅需要科学的检测,还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这名89岁的老人患有急性脑血管疾病,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由于她的肺部CT显示有磨玻璃影,很可能感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研究发热相关疾病的专家刘刚凭借丰富的诊疗经验,判断老人肺部的磨玻璃影和新冠病毒无关。

近日深夜,一位71岁的老年女性患者因肠梗阻突发高热40℃,伴意识丧失,急需手术治疗。由于时间紧急,来不及排除患者是否感染新冠肺炎。时间就是生命,急诊科主任黎檀实会同疾控科、麻醉手术中心、普外科等科室,按照新冠肺炎疑似病例防护要求,进行了3个小时的手术,让患者转危为安。

根据土耳其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3日,土耳其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0921例,累计死亡425例,累计治愈484例。(总台记者 顾玉婷)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副主任 陈威:我们新扩建的发热门诊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门诊筛查部分,一部分医学观察部分,能够满足每天500(名)发热病人的就诊,尽最大程度避免病人之间、医患之间的交叉感染。

“当前银行业不良贷款总体是可控的,我们有近6万亿元的拨备,是不良贷款余额的2倍左右,银行业资本充足率达到14.64%,即使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也有充足的抵御能力。”肖远企说。

对于受疫情影响的个人信用贷款的延期还款是否会有统一的监管标准?肖远企表示,具体安排应该由银行根据客户情况去判断。因为客户的情况千差万别,诉求和受影响程度、信用记录和还款能力都不一样,要由银行根据客户群体情况进行独立的分析判断。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主任 黎檀实:我们在考虑疫情的同时,还是要首先挽救生命优先。在救治过程中,我们要对救治的通道、手术室等一系列的环节采取感控措施。

在与疾病斗争的战场上,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团队不仅是医术精湛的医者,更是人民需要时义无反顾的战士。虽然他们有的两鬓斑白,有的刚刚入职不久,但在这场战疫中,只要看到他们亲切而坚定的身影,患者就能感受到温暖和力量。

当天稍早时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从3日午夜开始,禁止任何交通工具出入土耳其31个省(涵盖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安卡拉等30个大城市)15天,特批车辆除外。

受疫情影响银行业不良贷款是否会出现大幅上升?肖远企表示,预计不良贷款短期内会有小幅上升,但幅度有限,影响不大,绝大部分不能按时还款的企业是因为外部因素造成的暂时性经营困难。

此前土航已经暂停了所有的国际航班,国内航班也只保留14个大城市航点至5月1日,但为了防控疫情,现在这14个大城市航班也不得不取消。

“如果疫情过去,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恢复以后,企业仍不能还本付息,该计入不良还是要计入不良。”肖远企说,“这些临时性举措也是出于防范风险的考虑。如果企业在疫情期间资金链紧张,银行不给予帮助的话,有可能就真的成为不良贷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