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赴使命热血写春秋——记脱贫攻坚中的共产党员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题:初心赴使命 热血写春秋——记脱贫攻坚中的共产党员

新华社记者林晖、黄玥、孙少龙、谢佼

在长沙市国资委工作的周若愚,明年就要退休了。原本可以在机关里“退居二线”的他,却主动来到黑麋峰村这个曾经的省定贫困村,挑起了104户贫困户脱贫的重担。

打非常之仗,就要派最能打的人。面对党中央的要求、人民的呼唤,一批批共产党员挺身而出,毅然奔向一处处没有硝烟的战场。

2016年,在青海省盐化工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工作的“90后”共产党员赵军章主动请缨参加驻村扶贫。

“没有老支书黄大发带头,这个工程修不起来!”当前后历经30余年修建的水渠终于完工,清亮的渠水第一次流进村里,大家捧着渠水喝不够:“真甜啊!”

面对脱贫攻坚这场硬仗,生于斯长于斯的老支书、老党员初心不改、砥柱中流,千里驰援的第一书记、帮扶干部尽锐出战、不胜不归,更有思念故土的农民工党员、“能人”党员响应号召、返乡“参战”。

山大沟深、交通不便、土地贫瘠、缺水少电……

9899万人——这是截至2012年年底,我国贫困人口总量。

地处中缅边界的云南瑞丽市勐秀乡,“村官鸡”品牌小有名气。创立这个品牌的,正是一名昔日的大学生“村官”——段必清。

安徽黟县塘田村,贫困一度如同延绵的大山,世代横亘在塘田人面前。

走出过大山的老兵黄忠诚,退伍后创业小有所成。2011年,黄忠诚不再操持自己蒸蒸日上的木材生意,而是回到家乡挑起村委会主任的重担,“作为一名党员,我要帮乡亲们一起脱贫致富!”

不懈奋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共产党员啃硬骨、涉险滩,奋力向贫困堡垒发起冲锋

修一条渠,引来生命之水;筑一条路,驱散贫困之霾。

截至上一交易日,上交所融资余额报7346.11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减少16.21亿元,融券余额报417.51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加1.65亿元;深交所融资余额报6843.89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加4.87亿元,融券余额报245.38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加2.01亿元。两市融资融券余额合计14852.88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减少7.68亿元。

手捧分红款,贫困户们却哭了——因积劳成疾,黄忠诚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分红现场……

“山里凉,来喝杯热茶,暖和一下!这是黑麋峰出产的拳头产品黄金茶。”3月28日,湖南长沙桥驿镇在大山里开起了展销会,黑麋峰村第一书记周若愚亮开嗓子吆喝着,将一杯杯香气扑鼻的黄金茶递到游客手中。

小坝村原党支部书记青方华,誓要为村民找出一条“出路”。

小坝村,四川江油市最偏远的村。群山阻隔、不通公路,让小坝人世世代代受穷,村民用山货换袋盐,都要翻过几个山垭。

1992年,乡里筹措资金号召村民修路,时年24岁的青方华第一个站了出来。他不顾个人安危,组织村里8名青年成立先锋队,带头背炸药,用钢钎凿洞、雷管炸山,硬是建成了小坝村第一条通村公路。

哪知道,到青海化隆县上吾具村报到第一天,赵军章就傻了眼。村里只有一条路,村民房屋十分破旧,驻村工作队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最让人失望的还是村民的精神状态,村委会旁不大的小卖部里挤满了打扑克的闲人。

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向历史、向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要想彻底摆脱贫困,只修通一条山路远远不够,必须整体提升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当选村支书后,青方华开始规划通组联户的路网,并郑重向全村群众承诺——“一定要修好村里的路,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为了实现这个承诺,青方华一干就是18年。

村民们亲切地把水渠称作“大发渠”。正是在老支书黄大发的带领下,村民们钢钎凿、风钻敲,硬是在峭壁悬崖间,挖出一条近10公里的“天渠”。

怎么办?初来乍到的赵军章为了打开村民的心房,想到了个笨办法——多跑腿。接下来的时间,他每天挨家走访。有的年轻人对他不理睬,他就拉着老人聊天。走的次数多了,村民们终于不再抵触,逐渐对他敞开了心扉。

短时间内让1亿左右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纵观历史、放眼世界,均无先例。

临出发前,他琢磨着,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熟悉农村情况,下去干扶贫工作应该能比别人更快进入角色。

一条条道路不断延长,一个个希望不断萌生……到2016年,小坝村终于打通了所有入户路。

如今,小坝村已经脱贫,正一步一步迈向小康。村民们行走在一条条浸透着青方华心血的路上,目光坚定、脚步不停……

概念板块多数下跌,医废处理、空气治理、污水处理、垃圾分类等板块涨幅靠前;种业、水产品、数字货币、无线耳机、苹果概念、人造肉等板块跌幅靠前。

对于贫穷,黄大发有更深的体会,自幼失去双亲的他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始终心系着这片土地和乡亲。带领群众开山修渠、走出贫困,成为他一生的梦想。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华民族向贫困发起最后的冲锋。

医生的技术水平和审美价值观直接影响着唇纹的效果。

盘面上,行业板块近乎全跌,环境保护、船舶、医药、水务等四板块上涨;农林牧渔、航空、元器件、多元金融、日用化工、互联网等板块跌幅居前。

路通了,青方华又带领村民们种木耳、育香菇、养蜜蜂,想尽办法为村民寻找致富门路。没想到,2016年12月,在走访贫困户的路上,青方华乘坐的车意外坠崖,48岁的他再也没有醒来。

尽锐出战——面对党中央的要求、人民的呼唤,一批批共产党员挺身而出、奔赴战场

他每天起早摸黑,把道路、供水、供电等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改善民生、发展经济的突破口。同时,充分利用当地资源优势,成立茶叶专业合作社,让沉寂已久的荒山重焕生机。

每个人的唇形都不一样,在纹唇之前,医生会根据爱美人士的情况制定方案,这样才能保证唇形的美观。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共产党人用自己的牺牲与奋斗,换来了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

不到两个小时,周若愚带来的茶叶销售一空。

读懂脱贫攻坚中的共产党员,就能读懂中国反贫困斗争不断取得胜利的密码。

半永久纹唇价格与以下因素有关:

展望后市,爱建证券表示,市场成交量处于万亿以下显示投资者较为谨慎,而短期创业板指数能否重拾升势将决定未来判断市场人气的重要指标,投资者可密切关注,预期股指仍将围绕中短期均线宽幅震荡,把握节奏控仓精选个股操作。

从沪深港通南北资金流向看,截至发稿,北向资金净流出6.52亿元,其中沪股通净流入0.07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519.93亿元,深股通净流出6.59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526.59亿元;南向资金净流入19.48亿元,其中沪港通净流入13.13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406.87亿元,深港通净流入6.35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413.65亿元。

2009年,刚从大学毕业的段必清考上“村官”,来到勐秀乡户瓦村工作。小山村贫困群众的生活,让在城市里长大的他深受震撼。如何找到适合这里的脱贫产业?

对村里情况和村里人诉求有了底后,赵军章带着村民一起努力:争取资金进行危房改造,发展中药材种植、土鸡散养等特色产业,抓好党建激活人心……慢慢地,村容村貌、村民心态都发生了可喜变化。

东吴证券指出,市场整体仍处于震荡阶段,本周仍是上市公司中报密集披露期,需防范业绩不及预期的风险,建议投资者控制仓位,持续关注业绩确定性较高的品种。(中新经纬APP)

换手率方面,共有35只个股换手率超过20%,其中N键凯换手率最高,达59.44%。

这是影响纹唇价格的最大因素,使用颜料的品牌、产地不同,价格差异很大,颜料质量的好坏影响了唇部着色的好坏。

走进大山深处的贵州遵义播州区团结村,远远望去,一条绝壁上的“水渠”仿佛蜿蜒的血管穿行在大山之间,向周边群众输送着生命之水。

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危难关头豁得出来,共产党员始终冲锋在前,不辱崇高使命,不负人民重托。

不同地区,经济发展和消费水平是不同的,所以半永久纹唇价格也有所不同。

无数共产党员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迈斗志,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克服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跨越难以尽数的重重关卡,带领贫困群众走上向着美好新生活的康庄大道。

擦耳岩——意为在这里站立,人的耳朵都要擦着岩石,其险峻可想而知。修渠到擦耳岩段时,一处倒悬的绝壁无法测量。黄大发二话不说,把麻绳系在自己身上,让人拉着吊下悬崖。大家看不到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直到黄大发在下面大喊了几声,证明自己没事,大家这才放了心。

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半永久纹唇,以及每个人纹唇效果都是不一样的,想要你有其他问题,可以咨询我们平台客服哟。

召集村里党员开会,好多人根本不来;宣传政策,赵军章在上面小讲,村民在下面大讲;每次开会提出的事,村民大多反对。村民们经常对他说的话是:“你这么年轻,你懂啥?你能办下啥事?”

“我来,就是啃硬骨头的!”工作经验丰富的他,深知贫困户最需要帮助的就是扶智和扶志。采取合作社代养模式帮助贫困户脱贫、手把手教村民管理茶园、打造一支永远撤不走的工作队……在周若愚的不懈努力下,黑麋峰村焕发出崭新面貌。

2018年底,上吾具村一举摘掉了贫困帽。村民们都说,是赵军章这样的带头人凝聚了人心力量、改变了贫困命运。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为如山的责任、庄严的承诺。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共派出25.5万个驻村工作队、累计选派290多万名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目前在岗91.8万名。他们坚守在全国脱贫任务最艰巨的地方,向贫困堡垒发起最后的冲锋。

2016年9月5日,在黄忠诚的不懈努力下,塘田村茶叶专业合作社首次分红,兑现了组建合作社时对贫困户的承诺。

这里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高岩陡,雨水落地就顺着空洞和石头缝流走,根本留不下来。温饱更是奢求——有歌谣说:“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一年四季苞谷沙,过年才有米汤喝。”

经过调研,他发现山区生态环境好、森林资源丰富,适合发展生态养殖业。但是村民一直以来习惯了种植业,对土鸡养殖不感兴趣。思来想去,他决定自己先“试水”,只有自己成功了,别人才有信心跟着一起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