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成了上当这所民办职校租校舍短聘老师哄学生

当小陈满怀憧憬地进入西北某民办职业学院,却发现校舍是租来的,学生是哄来的,老师三天两头换,实习收费也远高于实习单位要价……“上学成了上当”,是该学院不少学生的共同感受。而这并非个案,它折射出民办职业教育普遍面临的生存之困和发展之乱。

租两层楼办大学,宿舍竟不能充电

常年租用校舍也使办学条件难以提升。作为职业类院校,按国家规定,实践教学的学时应占总学时的50%以上,然而这所学院很多专业没有实训基地。院长说,他们多次向上级教育部门申请实训基地的建设项目,都没有获批。“上级教育部门说,你们学校都是租的,投资建了实训基地,哪天你们搬走了咋办。”

赵某:看见有招兼职的,然后我就和她联系了,后来就通过QQ,和她加了QQ好友。

但法律没有给他们逃脱惩罚的机会,2019年4月,云南省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黄娟、李宏伟采取强制措施。今年5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处黄娟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以间谍罪判处李宏伟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2011年,许某赴境外出差,工作中,结识了当地工作人员晋某。后来,因为工作需要,许某多次出境找晋某帮忙,交往中,许某发现,这个晋某背景雄厚,无论是权力还是财力,都让他刮目相看。

一门课一学期换好几个老师

由于实习收费不透明,该民办职业学院受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处罚,10万余元悉数退回。但院长感觉很委屈:“民办职业学院都是这样收实习费的,有的学校至今连教育部门发文要求退的疫情期间宿舍费都没退,我们学校已经算好的了。”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黄娟曾经怀疑过对方的身份,也曾经向对方询问过,你是否就是间谍,但对方以一句我不会害你为由搪塞敷衍过去。而黄娟在明知道对方这句话是对她内心怀疑的肯定回复之后,还是选择了自欺欺人。

何为7700代码?应答机代码“7700”表示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遇到了特殊紧急情况。当机长调节到这个编码时,该架飞机会在空管屏幕上单独标识出来。

飞机在飞行途中遇到一台发动机发生故障,无法正常提供推力,简称空中单发失效。单发失效是模拟机训练必须项目,并且附近备降场充足,无需较大担心。

十多年的侥幸不可能换来黄娟、李宏伟内心的平静,相反,随着《反间谍法》和《国家安全法》的相继颁布实施,他们的内心更加忐忑。

在单位,黄娟和李宏伟都是出色的业务骨干。2002年,黄娟收到境外某知名大学硕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怀揣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独自踏上了异国他乡的求学之旅。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黄娟本人并不知道她所谓的完美的男士就是一个境外间谍。他通过黄娟的求学信息,了解到了黄娟本人在国内的工作单位还有职业,并对她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作为境外间谍来说,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完美先生的形象,然后故意接触她。

黄娟:后来在接下来的交往中,他也说过,就是说有些指向性更明确一点的资料,价值会更好。

黄娟:(说)他是从事信息咨询工作的,如果大家有什么信息资讯那些可以提供给他,他可以付一定的报酬。

接下来的十余年里,在金钱诱惑和感情拉拢下,黄娟、李宏伟夫妇按照境外间谍人员的要求,从各自单位将工作中接触到的涉密文件私自带回家中。两人分工协作,李宏伟负责对涉密文件进行拍照,黄娟则负责将照片伪装加密拷入U盘,并伺机出境与境外间谍人员进行交接。

黄娟、李宏伟相互配合实施的间谍犯罪,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和无法挽回的损失,留给我们的则是一道“国与家”“法与情”的思考题。《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等法律法规明确划出了我国公民特别是国家公职人员在与境外人员交往中的红线,一旦越线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根据“航迹云拍”微博发布的返图观察,飞机并没有使用全襟翼,左侧发动机没有尾流,证明左发应处于停车的状态,具体原因不详。

为了解决缺教师的问题,该民办职业学院去年招聘了两名大学毕业生。为了尽快补缺,两人在没有考取教师资格证的情况下就直接上了讲台。一年过去了,其中一人在入职几个月后考上了研究生,直接辞职走人,另一人还在一边考教师资格证,一边教书。

《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暂行)》规定,高等职业学校内须配备专兼职结合的教师队伍,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专任教师一般不能少于70人。然而半月谈记者发现,这所民办职业学院一共有教职工60余人,其中专任教师只有30多人,远低于国家的要求。

2017年12月,法院以间谍罪判处许某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追缴非法所得10万元。

今年4月,刚刚来到大连务工的赵某在网上查找招聘信息,一条招聘兼职咨询员的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西北某职业学院是一所民办大专学校。走进校园,笔直的大道两旁植被茂密,树丛中的假山和喷泉将学校装点得诗情画意。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然后她的左手手臂骨折,但要强的黄娟要回去继续她的学业,在这个时候,(徐某)加大了对黄娟的感情拉拢,每天殷勤百倍,亲自陪黄娟做康复理疗,安排保姆专程照顾,在一系列的金钱与感情的拉拢下,黄娟彻底沦陷,投入了对方的怀抱。

交往中,徐某得知,黄娟的丈夫李宏伟正在云南某县挂职副县长,就向黄娟提出,能否也请李宏伟帮忙搜集一些工作中接触的内部文件。

想到能帮朋友的忙,又能赚点外快,在一次回国探亲时,黄娟就顺便收集了一些资料准备带出境给徐某,谁料在返程途中,黄娟遭遇了车祸。

黄娟,1967年出生,案发时是云南省某省直机关工作人员,副高级工程师。

云南某机关工作人员黄娟,因为没能抵住情感和金钱的双重诱惑,沦为了境外间谍人员的一枚棋子,不仅自己被拉拢策反,还将自己的丈夫拉下水,夫妻俩不但家庭毁灭,还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该校一位老师说:“民办院校租校舍很普遍,我们这个校园里有4所民办院校,3所都是租人家的校舍。”据了解,学校租了近2000张床位,每租40张床位送1间办公室、50张床位送1间教室。

多年的婚姻生活,李宏伟自知夫妻感情已经变了味道,为了维系关系,他虽然有所怀疑,但没有拒绝黄娟的要求。在日后的工作中,李宏伟小心留意,将接触到的涉密文件资料偷偷复印后交给黄娟,黄娟再将这些资料携带出境,出卖给境外间谍人员。

遇到教师突然辞职,学校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代课老师,就会安排非该专业、甚至非教学岗的教师临时顶上。有一次,该校护理系的护理实操课临时缺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也没从事过护理教学的班主任当起了代课老师。“班主任连护理铺床都不会,却在给我们上护理课。”该专业同学说,她当班主任之前就是个超市工作人员。

院长介绍,很多老师到民办院校教书都是抱着“过渡一下”的想法,一边教书一边找工作,找到更好的工作立刻就辞职。民办院校考虑到办学成本,与普通教职工的合同多是一年一签,根据教职工的考核情况续签合同。有些教师一年合同到期后就辞职,还有些不等合同到期就走人了。

随着这个所谓的老师需要的资料涉密程度越来越高,李宏伟对他境外间谍人员的身份已经深信不疑,而徐某与妻子之间复杂的情感关系,更让他痛恨不已。

案例3丨细思极恐!做兼职拍照可能泄露国家机密

画面中的这名男子就是许某,直到被国家安全机关侦查人员戴上冰凉的手铐,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罪行终难逃法网。

无论于公于私,许某都把晋某当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晋某按照该国间谍情报机关指示,要求许某搜集中方掌握的涉及该国某事件的有关情况,以及中方内部的考虑等。于是,许某按照要求,将搜集到的情报提供给对方。

为境外间谍人员搜集情报 夫妻双双锒铛入狱

办案干警:他提供完情报以后,对方就指示他要提供一个银行账号,然后以给茶水费的说法,往账户里汇款,通过这种方式来收受对方提供的经费。

经鉴定,许某向该国提供的情报涉及5项机密级国家秘密。2016年1月,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许某采取强制措施。

每间教室的讲台旁边都放着一排插线板,上面插满了充电宝。据学生介绍,学校封禁了宿舍内的插电孔,他们只能将充电宝在教室充满电后带回宿舍用。“有时候教室里充电的地方满了,要么排队,要么去超市花钱充。”由于宿舍没插电孔、没网,这里的大学生几乎没人用电脑。小许说,学校说宿舍不能充电是为了防火安全,但是如此管理未免太过“简单粗暴”。

让学生们头疼的还有被学校“揩油”。今年7月,学校组织小娟等221名护理系学生到多所医院实习。学校代医院向学生们收取了2100元至3200元不等的实习费。多位学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半夜班主任突然挨个寝室打电话催交实习费,说不交钱就不能去实习,有些同学只能凌晨给父母打电话要钱。第二天,有的家长向一家实习医院打听后发现,医院只要1500元的实习费,学校总计多收了10万余元。

案例2丨想捞点好处?有这种想法的公职人员很危险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在短暂的新鲜感过后,学业的压力,与爱人的分离,对女儿的思念,让这个本来万事好强的女性,内心产生了空虚和寂寞。在此时此刻,一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男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办案干警:刚开始双方认识是因为工作,但是许某看到对方豪气冲天,挥金如土的人设以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逐渐想从对方身上捞点好处,对方也是看中了他是边境上的公职人员的身份,就刻意地不断深化双方的感情,逐渐地把工作关系转化为私人感情,这时候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对于学生的抱怨,校方“委屈”地表示,除了保障安全用电,还由于租来的宿舍本来就不能充电,他们无权更改电路。“租人家的房子,自主权不在我们这。”该学院的院长说。

许某:我已经意识到这个事的严重性,确实不应该做出这些事,对自己做过的这些事,我认罪也表示悔罪。虽然说工作上干得再好也好,口碑再好也好,但是自己始终犯了这么大一个事情,自己是失败的,这十年工作白干了,这么多年书白读了。

黄娟的丈夫李宏伟,1966年出生,案发时是云南省某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2002年至2004年期间,在云南省某县挂职副县长。

明知是条歧途,但在徐某情感加金钱的组合拳下,黄娟失去了理智和原则,选择自欺欺人,她骗了自己,也骗了自己的丈夫和家人。2002年底,黄娟回国探亲时,将搜集情报的事告诉了李宏伟。但她只说,在境外认识了个研究中国政策的学者,需要一些内部材料作为参考。

租来的教室位于一栋办公楼的中间两层,教室内条件简陋,有的教室没有电教设备。该校学生小许说:“教室都是抽签分配的,有的班级运气不好,分到的教室没有电教设备,上课用PPT就要和别的班借,我们班的教室每周都要借出去两三次。”

“两年前我沿着这条大道走进学校,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充满期待。后来我才知道,这条大道、我们上课的教室、住的宿舍,甚至整片校园都不是我们学校的。”该校大三学生小陈说,“无论如何我都想不到会在租来的学校里念书。”

案例1丨妻子境外留学偶遇“翩翩君子”夫妻双双掉入“陷阱”

侦查发现,自2002年以来,黄娟夫妇将工作中接触到的所有文件悉数拍照出卖给境外间谍人员,其中机密级文件4份、秘密级文件10份,两人共接受情报经费49000美元和30余万元人民币。此外,境外间谍人员还在海外开设银行账户,向黄娟额外发放所谓“养老金”100万元人民币。

黄娟的丈夫 李宏伟:我跟黄娟说,在异国他乡,如果她有一个老师来呵护,这个可以接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黄娟:拿信封装着,就带到行李里面,就托运就带出去,肯定是不能带出去的,万一查到了肯定就是违法的。当时就是鬼使神差了,就说不清了,最后悔的就是这个。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碍于自身需要一个完整家庭的形象,同时又希望以自己无条件地服从黄娟,唤回黄娟对家庭的责任,所以李宏伟选择了放任。

小娟说,学校的一花一草全是租的,没有一砖一瓦属于自己的学校,连招生手册上的假山喷泉都是拍别人学校的。“大学里的条件甚至连所像样的高中都不如。”

“这个月李老师,下个月陈老师,一门课一学期换好几个老师。”一位学生说,该职业学院的教师稳定性很差,一门课换多个任课老师的情况并不少见。

公私不分 利益冲昏头脑 泄露国家秘密获刑15年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在2018年年底,黄娟、李宏伟看到我国家安全机关一系列反间谍案件的宣传之后,他们彻夜难眠,双方同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首,但是又反回来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事业和家庭,大学还未毕业的女儿以及80多岁的老母亲,他们选择了放弃。

为了弥补师资上的短缺,这所职业学院外聘了100多名教师。但外聘老师解决不了教师稳定性差的问题。该校财务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外聘教师的讲课费分讲师、副教授、教授三档,有的讲师想要副教授级的讲课费,不多给点说不来就不来了。

中间商“赚差价”,上学咋成了上当

聊起大学,这所学校的两位女学生表示,自己来这所学校上当了。而受邀来此工作两年的院长也表示有种上当的感觉:“我之前是公办学校的,头一次来民办学校工作,没想到是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真是不想干了。”

多名教育工作者表示,民办学校的发展之痛,有自身能力不足造成的“无可奈何”,也有监督管理不到位造成的“有恃无恐”,亟须国家予以规范与扶持。

租房办学使学校的老师、同学都有不安全感,“保不准啥时候就要搬了”。对于出租方的各种要求,他们也只能照单全收。“之前合同上写的礼堂共用,但现在每次使用要交500至1000元的租金。”院长说,能有啥办法呢,不交钱就不给用。去年操场改扩建,变成封闭式的了,以后用操场可能也要收钱。

在徐某的百般呵护下,黄娟接受了这个在异国他乡的情人,但她不知道的是,徐某的温柔和温暖背后,还有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

越过这条红线的,除了黄娟夫妇,还有我国边境某县机关工作人员许某,因没能经受住境外间谍组织的拉拢腐蚀,出卖了国家秘密。

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勾连诱骗我国境内人员,可以说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网络就是他们开展情报活动的重要途径之一。在辽宁大连务工的赵某就一不小心落入了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布下的圈套,还好赵某迷途知返,在铸成大错前及时向国家安全机关自首。

这名男子自称姓徐,是做海外投资政策研究的学者,希望黄娟能提供一些我国的经济类政策性文件作为参考。

大学本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该校大三学生小娟却觉得,她的大学充满遗憾。2018年,看着招生手册上优美的校园环境,小娟和家人以为找到了心驰神往的大学。可来到这所民办职业学院上学后,小娟发现自己“被骗了”——不仅学校是个“空壳子”,校园管理“很奇葩”,还从学生身上“薅羊毛”。

黄娟的丈夫 李宏伟:我也问(他是)具体干什么东西的,是不是间谍?说不是,他是搞经济分析的学者专家。

李宏伟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以搜集情报维系着夫妻感情。2003年,黄娟毕业准备回国,徐某还专门对她进行了间谍培训,并为她配备了相机和伪装加密软件,同时,给黄娟明确下达了搜集涉密红头文件的任务。

11月1日是《反间谍法》颁布实施六周年。六年来,国家安全机关不断强化专业斗争能力,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开展针锋相对的较量,成功破获了一批重大间谍案件。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黄娟和李宏伟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毕业之后,就选择了结婚。